刷脸支付公司一卡易上演“夺章”大戏

begin
begin
begin
532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28日20:59:24 评论 217

       2021年3月24日,恒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宝”)收到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关注函,其控股子公司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卡易”) 存在董事会无法正常召开会议、不能规范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等风险事项,要求恒宝披露具体情况。于是一场子母公司夺权、夺章的大戏呈现在公众视野中。

刷脸支付公司一卡易上演“夺章”大戏

恒宝与一卡易

刷脸支付公司一卡易上演“夺章”大戏

如果按照当下流行的行业术语,恒宝是一家金融科技企业,但在过去,比较多人对恒宝的印象是一家“卡商”。

 

恒宝在1996年9月于江苏丹阳成立,主营业务为金融重控产品,但当时的名字是江苏现代安全印制有限公司。 

 

1998年,更名为“江苏恒宝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磁条卡、IC卡生产线,进入银行卡行业。 

 

2000年9月,再变更为“江苏恒宝股份有限公司”。 

 

2007年9月,才更名为现在 “恒宝股份有限公司”。

 

经过多年的发展,其产品系列也从原来单一的卡业务,增加了数字化金融、移动通讯与物联网、身份认证、安全智能终端、系统平台等多样的产品和服务。 

 

恒宝的管理层这两年发生了改变。2017年,前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钱云宝病逝,长子钱京正式接管公司成为董事长。

 

随着业务矩阵的扩大,以及金融支付无卡化带来的转型压力下,恒宝在2015年以1.53亿元获得一卡易51%股权,彼时一卡易的主营业务是从事基于云计算的SaaS模式的会员管理系统软件的研发和销售。 

 

在经过多轮的董事变更之后,一卡易形成了7名董事的董事会格局,即原来一卡易3名高层和4名恒宝背景董事,在董事会格局上,恒宝掌控一卡易。但实际的日常运营上,“一卡易系”占据了主导地位。

 

其中,“一卡易系”三人为,总经理于挺进,副总经理蒙重安,副总经理皮强,皆为一卡易原始成员。“恒宝系”四人为,董事长黄宏华,同时任恒宝投资并购部总监;董事刘春莲,同时任恒宝财务部财务经理;董事高强,同时任恒宝副总裁;周辉。 

 

但是,2021年1月,一位恒宝提名的董事周辉辞职,一卡易董事会形成3:3新格局,一场内部矛盾开始爆发。

 

夺“章”大戏

刷脸支付公司一卡易上演“夺章”大戏

 

简单的说,恒宝与一卡易的子母公司之间,由于年终奖发放的问题,引发了“一卡易系”的董事成员与“恒宝系”的董事成员对公司控制权的争端。

 

回合一:周辉辞职 

 

1月14日,一卡易董事周辉由于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原来的“一卡易系”与“恒宝系”3:4格局打破,3:3新格局使得双方难以达成共识,内部矛盾开始激化。 

 

回合二:于挺进“夺章”,帮董事“拣包”

 

在3月11日发布的相关公告中,恒宝财务部预算经理、一卡易监事张美琴表述。 

 

2021 年 2 月下旬,总经理于挺进多次在不同场合以口头方式提出离职,为保证公司的正常经营,保障绝大多数员工的利益,由一卡易董事长成立工作组进驻一卡易了解相关情况,确保公司正常经营。在工作组进驻开展工作过程中,于挺进屡次制造障碍,不惜使用不合理、不理智行为阻扰工作开展。 

 

2021年2月26日,工作组派驻三名代表(其中一位女董事)进驻一卡易开展工作,于挺进趁机带一群人将该名女董事控制在会议室内,并亲自动手搜翻该女董事的包,欲抢夺财务章,经女董事报警后,在警察询问时竟然狡辩称只是帮该名董事拣包。于挺进已私自控制了一卡易及其子公司的公章、财务章、合同章在内的印章及营业执照。 

 

但监事王文娟则表示,董事会并没有收到于挺进的辞职报告;根据《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印章证照管理制度》,于挺进持有公司证照、印章,属于合法合规的行为。

 

回合三:黄宏华“登报”,于挺进每日“秀”公章

 

2021年3月2日,一卡易董事长黄宏华在《中国商报》刊登,关于一卡易的证照、印章“遗 失申明”。

 

2021年3月2日一卡易召开了员工会议,经全体员工确认,公司印章、证照均未丢失,公司运作正常,黄宏华涉嫌虚假登报。同时于挺进自3月2日-3月8日,每天均向监事会提供当天加盖公章、财务章的报纸原件。

 

回合四:黄宏华“釜底抽薪”, 一卡易两子公司资金被“夺” 

 

2021年3月2日,一卡易旗下两个子公司账户发生资金变动,法定代表人为皮强的深圳钱客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客多”)与法定代表人为蒙重安的深圳一卡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卡易网络”),资金转移到一卡易账户中。 

 

也就是说,两个由“一卡易系”掌控的子公司的钱,转移到由“恒宝系”黄宏华掌控的一卡易账户中。

对此,于挺进及财务部四名员工表示不知情,皮强与蒙重安也不知情。 

 

而“恒宝系”张美琴则表示,由于一卡易发生了总经理公然抢夺母子公司财务章的恶劣行为,使一卡易及其子公司的资金处于不安全的状态,公司对子公司财务安全存在严重担忧,出于资金安全考虑,将一卡易两家全资子公司账上资金归集至一卡易,这是维护一卡易全体股东权益的行为。

 

回合五:罢免董事长黄宏华 

 

3月9日,一卡易召开第三届监事会第五次会议决议,监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向董事会提议罢免黄宏华董事长职务的议案》,理由是黄宏华在未经仔细核查、谨慎确认下,私自以法定代表人身份登报公司证照、印章作废声明。此举严重影响公司正常运作,对公司日常经营活动将产生不利影响。为此,监事会向董事会提议罢免黄宏华董事长职务。“恒宝系”张美琴反对,另两名“一卡易系”赞成。

 

回合六:一卡易爆发劳动仲裁 

 

2021年3月11日,一卡易员工集体申请劳动仲裁,涉及一卡易49名员工,一卡易网络15名员工,钱客多13名员工。

 

“恒宝系”张美琴解释道,员工系因年终奖发放问题集体申请劳动仲裁,一卡易董事长(黄宏华)深知年终奖问题系员工关切,从未表示不发放年终奖。董事长多次敦促公司管理层及时尽快上报年终奖核算文件,但始终没有收到任何管理层上报的核算发放年终奖依据和申请文件。 

 

至此,“一卡易系”与“恒宝系”基本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一卡易的持续督导主办券商太平洋证券发布风险提示,鉴于近期公司董事会会议存在因部分董事认为召集程序瑕疵、部分董事未能亲自出席、也不委托其他董事出席致使出席董事未过半数等原因导致董事会无法正常召开并形成有效决议的情况,公司董事会暂时无法正常运转。 

 

最近于挺进向媒体吐露:“自被收购后,一卡易6年累计创造超过8000万元利润。然而6年始终没有分红,平均薪资水平也明显低于市场,很多奖金承诺没有做到。到后期,管理层对团队甚至没有一分钱的加薪权限,一卡易管理层的自主管理权逐步被削弱。” 

 

而“恒宝系”郑美琴则认为,是公司管理层的不作为导致了现在员工申请仲裁情况的发生,导致员工本应在公司正常上班,却聚集出现在社区和街道闹事。

 

一卡易的刷脸支付

刷脸支付公司一卡易上演“夺章”大戏

 

近两年,一卡易一直在紧盯刷脸支付市场,并投入重金。

 

2019年1月,一卡易旗下子公司钱客多推出刷脸支付设备Q21,加入刷脸支付大战,营收有所增长的同时,净利润大降。 

 

从近五年半年财报的运营情况来看,2018年半年,一卡易营收与净利润达到一个高峰,毛利率也高达92.16%。而2019年半年与2020年半年,净利润连续两年出现腰斩情况。

刷脸支付公司一卡易上演“夺章”大戏

一卡易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807.58万元,比上年同期增加550.77万元,增幅24.40%,能够在疫情影响下实现营收增幅实属不易。与此同时,在2019年半年营收出现同比下滑之后,2020年半年实现营收逆转。 

 

财报解释,实现增幅的主要原因是本报告期一卡易继续大力扶持培育“钱客多”移动支付业务,并跟随互联网两大巨头支付宝和微信的步伐,增加市场推广投入,大力推广刷脸支付产品等共同影响所致。

 

但另一方面,一卡易的现金流出现了异常。由于疫情影响,一卡易2020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2019年同期减少1097.23万元,减幅354.87%。 

 

主要原因是:

 

(1)2020年上半年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取消市场招商活动预收的软件代理收入减少,“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同比减少451.01万元;

(2)2020年上半年一卡易电子智能刷脸支付设备系列开发双屏版新产品及增加库存储备,“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同比增加803.75万元; 

(3)2020年上半年与上年同期营业收入及利润总额不同,致使“支付的各项税费”同比增加90.19万元;

(4)2020年上半年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支出扣除收入后较上年同期支出减少207.70万元。

beg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3月28日20:59:2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szpos.cn/12928.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