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那些匪夷所思的”支付提案和建议”后来怎样了?

begin
begin
begin
48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7日19:42:43 评论 34

银联POS机网讯:对于支付行业来说,每年的两会可谓是一场“支付知识大赛”,代表们的提案和建议,有不少会掀起支付从业者们的大讨论,有获得大量点赞的,也有被口诛笔伐的。

本周,相关费率降低建议挑起了行业的敏感神经,不久之后,《政府工作报告》要求“适当降低小微企业支付手续费”,也许在今年,支付费率真的可能再降低,但在此就不讨论费率话题了。一起来看,往年那些有争议初看非常“匪夷所思”的支付提案和建议,现在都落地咋样了。

往年那些匪夷所思的”支付提案和建议”后来怎样了?

支付机构直连没错

2017年两会期间,时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的贺强提交了《关于加强第三方支付行业科学监管,一定要保障“管而不死、活而不乱”的建议》的提案。

 

其中有两个异常“犀利”的观点:一是取消备付金利息收入,将抬高社会的整体成本,让消费者和小微企业承受日常支付的负担。二是打破支付机构-银行的直联模式引发系列风险。

 

当时的背景是,央行刚刚发布了《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取消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的利息支出。此外,断直连政策落地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

 

由于关系到诸多支付机构的切身利益,当时这一提案引发了大量的关注。断直连政策本身就为了防范系统风险,怎么会引发“系列风险”呢?其理由是断直连使得资源重复投入;无差异的统一接入让消费者和商户失去对服务的选择权;短期建立的清算平台怕扛不住大流量交易。

 

总的来说,贺强不希望监管过度,进而降低支付行业的竞争力。

 

时过境迁,四年过去了。贺强说对了一半,备付金利息失而复得,但少了许多,而断直连政策执行后并没有出现太大风险。

 

备付金集中交存影响社会资金流动性

2019年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向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提交了《关于进一步完善互联网支付专项整治落实措施,促进居民消费增长,推动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的建议》的团体提案。

 

提案主要有三个方面内容:

 

一是支付手续费后端价格上涨增加了企业及消费者的负担;

二是支付机构备付金在央行集中存管对社会资金成本及流动性造成潜在影响;

三是“电商二清”界定不清,影响了电子商务行业正常发展。

 

第二条对当时已经落地的备付金集中存管政策有市场反馈,但其提案并没有对备付金集中存管政策有明确的建议。早在2017年两会期间,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就指出,有支付机构把备付金用来炒房炒股赌博。相比备付金交存影响资金成本及流动性,央行更加直观的看到了备付金“流动”起来,带来的可怕后果,上海畅购卡、浙江易士就是最好的反面例子。这一时期,备付金再“流动起来”可能性真的很低。

 

相比来说,反倒是其他两个建议非常有用,建议降低手续费、明确“电商二清”界限。

 

2年后,现在的两会仍然在讨论支付手续费的问题,《政府工作报告》也要求“适当降低小微企业支付手续费”,该怎么降低,怎么界定小微企业等问题需要明确。但许多支付企业是不太希望费率再降的,毕竟在备付金集中交存、备付金利息收益变动等一系列监管政策之后,支付行业也已经进入薄利时代。

 

而“电商二清”问题,像是“薛定谔的猫”,极难判定。2021年1月,央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有两点是利于判定“电商二清”问题的,其一是强调了保护用户隐私和数据管理的重要性,“电商二清”本身也是数据处理越界,结合《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将支付及消费等数据纳入信用信息及征信范畴的内容,可以更加清晰判定啥是“电商二清”;其二是增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为依据,制定条例,在顶层法律上考虑电商场景的支付合规。

 

虽然目前“电商二清”仍然没有彻底解决,电商平台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方法,还是购买支付牌照。好在监管已经在行动,不过直播电商新业态下,“电商二清”监管仍然任重道远。

 

探索在线远程开立I类户

 

2020年两会期间,正值疫情管控稍好,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就提出,互联网银行不能在线开立小微企业和个人全功能账户,与不设物理网点的制度设计初衷相悖。

 

建议,探索小微企业和个人在线远程开立I类银行结算账户。并认为,当时的远程开户相关技术已基本成熟,具备试点条件,应尽快启动,以便积累经验,逐步解决小微市场主体“开户难”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也同样提出了“Ⅰ类银行结算账户远程开户”的建议。

 

如果能够远程开立I类户,那么政策开放将是革命性的,银行拥有更为强大的互联网延伸空间的同时,银行网点的存在价值进一步降低。相应的,如果远程开立技术不够成熟,那么风险也将是系统性的,远离网点束缚,银行账户风控压力更大。

 

在疫情的特殊背景下,“无接触”金融需求的确非常强。但疫情期间,电信诈骗、跨境赌博等违法行为随之猖獗,2020年10月,“断卡行动”启动,企业和个人开户监管更加严格。

 

2020年11月,银保监会回复了王天宇的建议:目前,基于生物特征识别技术开展远程身份识别的准确性、可靠性有待进一步验证,远程开立I类账户的技术基础尚不牢固。

 

虽然远程开I类户的建议被否决,但2020年各类基于远程认证的金融服务优化也有较多突破性尝试。比如,作为深圳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项目的Huawei Card就尝试了远程面签,无需到线下进行信用卡激活,但后续暂停了这一尝试。中行、农行、光大等银行,适时的推出了企业开户意愿远程视频核实。

 

最后,其实一些两会提案和建议乍一看都非常“匪夷所思”,但更加深入的了解行业后,其实也能理解,无关对错,而看利弊.

beg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3月7日19:42:4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szpos.cn/12274.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